咨詢熱線:
0537-2315959
在線客服:
客服一
官方微信:
律所官網: www.rbcuhf.live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淺析我國律師執業豁免權制度
歡迎光臨:山東佳仕特律師事務所!今天是

內容展示

淺析我國律師執業豁免權制度

更新時間:2012.11.30 瀏覽次數:

山東佳仕特律師事務所   金秀芬
摘 要:  在執業過程中,我國法律沒有賦予律師相當于其訴訟對方的訴訟權利去獨立自主地取得有利于開展辯護的證據,使得律師處于弱勢地位。因此有必要賦予律師的系列執業權利,并采取措施以保證這些權利的實現。本文以刑事辯護中存在的問題為主切入點,分析指出為保障律師順利執業,需要賦予的執業權利很多,但其中最重要的一項莫過于執業豁免權。
關鍵詞:  律師執業豁免權 新律師法 偽證罪
 
 一、律師執業豁免權的涵義及特點
(一)律師執業豁免權的涵義
律師執業豁免權是指律師在依法執行職務、為委托人辯護、代理的過程中所發表的言論不受法律的追究,即律師不得因依法為被告所發表的辯護言論或向法院提供的證據材料失實而被拘留、逮捕,任何機關和個人也不得以其他方式打擊、迫害律師或追究律師的法律責任。律師執業豁免權應包括兩方面的涵義:一是律師在法庭上所發表的言論不受法律追究,二是指律師出于職責需要在法庭或其他執法部門所發表的言論享有豁免權。律師執業豁免權從本質上來看,是屬于律師執業風險的保障,是律師履行辯護職責的需要。豁免權的主要意義就在于保證律師完全自主地、獨立地履行職能,為當事人辯護,并且能在一種合理限度內擁有某種外在及內在的自由。
(二)律師執業豁免權的特征
1.律師執業豁免權具有職業性。律師在日常生活中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只有當被當事人委托而從事執業活動之時,才能享有律師的豁免權。如果律師不是從事相關的執業行為,而是從事非執業行為,其行為是不可豁免的。例如:律師在旁聽庭審的過程中當場發表了不當的意見,那么其就會受到相關的處罰。
2.律師執業豁免權的法定性。律師的豁免權不是通過和當事人的約定產生的,也不是通過特定主體的約定,而是通過法律直接規定形成的。律師只能享有在法律規定范圍內的豁免權,律師不得享有法律規定之外的豁免權。
3.律師執業豁免權的有限性。律師豁免權不是對一切責任的豁免,而是對律師的相對責任的豁免之上。主要是指對律師做出豁免規定的同時,又做出了例外情況的規定。一方面,這使律師能得到有效的豁免權。另一方面,對律師的違法行為也是要追究的。
4.法律執業豁免權是不可放棄權。豁免權的目的是為了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保證實體公正及程序公正,從而實現刑訴法懲罰犯罪,保障人權之根本任務。又因為其具有法定性,因而,除非法律另有規定,辯護律師不得主動放棄該權利。
二、賦予律師執業豁免權的現實需要
西方國家大都規定有律師的辯護豁免權,雖然我國《律師法》第三十七條規定了關于律師豁免權,但規定不足以使律師“有權利來過免于恐慌的生活”。我國確有必要在修改《律師法》、《刑事訴訟法》等涉及律師執業問題的法律時,從立法的角度賦予律師的執業豁免權。
(一)我國律師的執業環境現狀
在新律師法頒布之前,律師的豁免權無從談起,刑法第306條的規定的:在刑事訴訟中,辯護人、訴訟代理人毀滅、偽造證據,幫助當事人毀滅、偽造證據,威脅,引誘證人違背事實改變證言或者作偽證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這被律師界稱為“律師偽證罪”的條款是架在律師頭上的一把尖刀,讓律師在刑辯的道路上舉步維艱,近年來,我國刑辯律師出庭率大幅下降已是最好的例證。自1997年刑法頒布以來,有很多律師因為刑法第306條而身陷囹圄,1997年9月山西律師趙大勇被追究刑事責任、2001年7月28日被拘、8月9日被捕的湖北潛江楚天律師事務所律師王萬雄、和王萬雄相類似,黑龍江天泰律師事務所昆明分所王一冰律師也因涉嫌偽證罪,于1997年12月被逮捕,兩年后被二審法院宣布無罪,得以出獄,該律師竟因此憤而出家。2003年12月9日曾為成克杰、李紀周做過成功辯護的北京市十佳律師、北京共和律師事務所張建中律師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幫助偽造證據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四川何紅德律師居然因為民事訴訟中的舉證行為而獲幫助偽造證據罪并被判刑。2009年,北京律師李莊因為重慶龔剛模案因涉嫌誘導、唆使龔剛模編造證言、引誘證人作偽證等被提起公訴。這樣高風險的執業環境,直接挫傷了律師辦理刑事案件的積極性,諸多刑事案件的辯護人由當事人的親友擔任,或是沒有辯護人,犯罪嫌疑人的權利得不到合理維護,加深了社會矛盾。新律師法第一次確定了律師的豁免權問題,但僅是“律師在執業活動中的人身權利不受侵犯。律師在法庭上發表的代理、辯護意見不受法律追究”。這一權利對于律師整個代理過程來說是不全面的,只要是律師向法庭提交的證據和檢控方調查的證據不一致,就可能成為律師作偽證的理由。我國在當代的背景下急需一部切實保護律師權益的法律,賦予律師執業豁免權迫在眉睫。
(二)訴訟公正的實現有賴于律師執業豁免權制度的建立
訴訟公正的最核心的要求是“三方組合”,雙方平等對抗,一方居中判斷。刑事訴訟中,控訴機關在代表追究犯罪的過程中,不僅可以利用國家司法資源,還可以采取強制性措施以獲取證據,調查案情。被告人作為孤立無援的個人,調查取證的能力極其有限,在被拘禁后更是無從談起,并且往往對法律一無所知,為了對具有壓倒性優勢的控訴機關形成有效的對抗,需要具有法律專業知識和實踐經驗的律師來協助。在刑事訴訟中,辯護律師基于自己對事實和法律的理解,與控訴方在法庭上展開對抗,不僅有利于維護被告人合法權益,還會使法官兼聽則明,有利于發現案件事實。如果辯護律師不享有執業豁免權,一旦與控訴方產生矛盾與沖突,容易遭到對方運用司法權力對其進行的報復和迫害。為了使自己免受這種報復和迫害,律師們或者干脆不接受被告人的委托,或者雖接受委托,但在辯護中戰戰兢兢,不敢大膽發表意見,甚至站到控訴機關一方,擔任起“第二公訴人”的角色,導致控辯雙方的平等對抗不復存在,訴訟公正也就難以實現。
    我國辯護律師在現行《刑事訴訟法》中可以說是處于邊緣狀態,維護被告人合法權益這一職責并沒有使其與公檢法三機關平起平坐,其辯護權利的行使總是受到這樣那樣的不合理限制,其意義充其量也不過是公檢法機關職權行為的補充。也許立法者認為被告人合法權益的保護可以通過公檢法機關的職權行為來實現。的確,刑訴法規定公安、檢察機關在收集證據時,不僅要收集不利于被告人的證據,還要收集有利于被告人的證據。法官作為中立裁判者,對控辯雙方要給予同等的注意,有時甚至要對相對弱小的被告人給予特殊的保護。但是,公檢法三機關都不是被告人合法權益的最佳保護者。公安、檢察機關追訴犯罪的職能與趨向使得它們不可能切實保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而法官作為消極中立的裁判者,必要時會對被告人的參與給予適當的限制,有時也會依法作出對被告人不利的判決。這樣,為了切實維護被告人合法權益,就有必要加強其律師幫助權,而要充分發揮律師辯護職能,就有必要提高其在形式訴訟辯護中的地位,使其享有辯護豁免權。
(三)律師享有執業豁免權是當事人享有人權和辯護權的需要
我國憲法明文規定,當事人享有辯護權,憲法修正案(四)也明確規定,國家尊重和保護人權。要維護當事人權利,律師維護自身權利的權利,就不能被監控和牽制;賦予律師執業豁免權,旨在讓律師消除思想顧慮,擺脫心理壓力,大膽從事依法執業,竭盡全力為當事人提供高效、優質法律服務。
(四)律師享有執業豁免權是現實狀況的迫切需要
   律師因執業而涉嫌犯罪被捕和受行政處罰報道時常見諸報端。律師執業的最大風險,不是黑惡勢力的暗算,而是同樣肩負著維護國家法律正確實施的行政機關和司法機關的陷害,這是法律的悲哀。為了讓律師這個法律平民在司法制度上有一席立足之地,有力量作為三根臺柱之一,支撐法庭的大廈,當事人的意志能準確、完整地向行政執法機關和司法機關反映、表達,完全有必要賦予律師執業豁免權。
三、我國律師執業豁免權制度現狀
《律師法》第37條規定:“律師在執業活動中的人身權利不受侵犯。律師在法庭上發表的代理、辯護意見不受法律追究。但是,發表危害國家安全、惡意誹謗他人、嚴重擾亂法庭秩序的言論除外。”這是我國首次明確規定“律師職業豁免權”,促進律師在履行職責時盡量消除顧忌,全面行使代理權或辯護權,從而為當事人提供更有效的法律服務。從該條規定可以看出我國律師職業豁免權,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1.主體范圍。律師職業豁免權的主體是依法進行執業活動的律師,即必須是通過國家統一司法考試,在律師事務所實習滿一年,依法取得律師執業證書的律師。依此規定,人民團體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在單位推薦的,以及犯罪嫌疑人的監護人、親友作為辯護人或訴訟代理人的情形被排除在外。
2.適用對象。《律師法》第37條的規定將律師豁免權的適用現定于庭審中的口頭、書面言論。筆者認為,該規定不完善。不足以充分發揮保護律師人身權利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作用。就我國刑事訴訟來看,律師在偵查和審查起訴階段同樣承擔著代理申訴、控告,申請取保候審,維護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權益,運用其執業權利與公安機關、檢察機關的權力相抗衡的職責。其在偵查和審查起訴階段同樣處于弱勢地位,有很大的執業風險。同樣,在民事訴訟和行政訴訟的審前階段,律師代理當事人提起管轄權異議、反訴,參與和解、調節,也存在著與法官所代表的的審判權的博弈。為了使律師在庭審前充分保持獨立,解除其后顧之憂,筆者認為應將律師的執業豁免權的適用范圍擴展至開庭審理前履行職責的行為。
3.豁免責任的范圍。根據《律師法》第37條,律師執業豁免權應包括其合法執業行為不受國家刑事追究,不承擔民事責任,除非特別嚴重的情形。對律師在執業過程中的懲戒應當由律師協會進行,而不能啟動司法程序,也就是說,律師的豁免權不包括律師違反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所帶來的紀律處分。《律師法》第37條缺乏其它相關法條特別是刑法第306條的支撐,其效力大打折扣。據不完全統計,自1995 年以來,全國律師因辦理刑事案件被司法機關拘留、逮捕、判刑的案件已有數百起。這其中,律師被指控涉嫌觸犯《刑法》第306條而被追究“毀滅證據罪”、“偽造證據罪”、“妨害作證罪”的案件占全部案件的80 %。在那些被拘留、逮捕、判刑的律師中,確實有一些律師因偽證罪被判處年限不等的有期徒刑。但也有相當一部分律師,經過審理被判無罪。有的地方司法機關借助《刑法》第306條的規定給律師制造麻煩,不少律師在法庭上就直接被警察帶走,還有的被法官轟出去,理由就是律師作偽證或涉嫌誘供。由此可以看出,如果不對刑法第306條作出調整,即使有律師職業豁免權的規定也很難切實保障律師的權益。
    律師的執業豁免權是一種有限豁免權,而不是任何無限制的,即在特定的情形下不受刑事、民事追究,但律師如發表危害國家安全,惡意誹謗他人,嚴重擾亂法庭秩序的言論應承擔責任,不屬于執業豁免權的范圍。然而,這些除外情形的標準非常難以確定,其判斷標準仍掌握在法官手中,鑒于目前我國存在部分法官水平和素質有待提高的現實情況,不排除出現亂用該例外情形的可能性,這可能會成為除《刑法》第306條之外的又一把制裁律師的 “尚方寶劍”。
四、我國律師執業豁免權制度的完善
(一)更新對律師執業的觀念
構建我國律師執業豁免權制度首先要更新觀念,增強司法人員和人民大眾對律師及律師制度的認同和理解。賦予律師執業豁免權不是給予律師逃避法律制裁的特權,也不是一項極易被濫用的權利,而是為了給律師行業提供人身保障,使其毫無保留的為當事人進行辯護、代理。只有轉變觀念,才能減少此權利實現的阻力,從而有利于律師人身權利保障和委托人合法權利的維護,進而有利于司法的公正。
(二)將律師職業豁免權擴大到偵查和審查起訴等履行職責期間
    
擴大律師職業豁免權的范圍不僅有利于維護律師的人身權利、抗衡公檢法等公權力機關,而且也符合聯合國《關于律師作用基本原則》的規定。其第20條規定:“律師對于其書面或口頭辯護時所發表的有關言論或作為職責任務出現于某一法院,法庭或其他法律或行政當局之前所發表的有關言論,應享有民事和刑事豁免權。”根據這一條款,律師不僅對其在法庭上的辯護言論享有豁免權,而且在法庭外為履行職責,在司法機關或行政當局發表的相關言論也享有豁免權。我國也應參照此《關于律師作用基本原則》的精神擴大律師職業豁免權的范圍。
(三)對律師執業豁免的例外情形應做嚴格解釋
律師在法庭上為當事人的生命、財產安全進行辯護、代理,慷慨陳詞,言語難免會過激,即使評論了國家的政治制度,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宜認定為發表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擾亂法庭秩序。是否適用律師職業豁免權的標準應該由律師的職業規范和法律規定,而且對律師職業過程中的懲戒應該主要由律師協會進行,不能輕易啟動司法程序。
(四)增強律師協會的職能
在我國,律師協會的重要作用還沒有得到全面的認可及重視。聯合國《關于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在序言中指出:“律師專業組織在維護職業標準和道德,在保護其成員免受迫害和不公正限制和侵犯權利,在向一切需要他們的人提供法律服務以及在與政府和其他機構合作進一步推進正義和公正利益的目標等方面起到極為重要作用。”我國也應更加尊重律協地位,進一步加強律師協會在律師管理制度中的功用,以保障律師獨立執業,增強律協職能,保護其成員免受迫害、不公正限制和權利侵犯。同時,增強律協職能,也可以通過律師行業的自律功能防止律師職業豁免權被濫用。
(五)對《刑法》第306條進行適當的修改
“引誘”容易混同于誘導性詢問,律師誘導證人做出有利于被告人的證言常常歸結到“引誘”證人作偽證上,極具不合理性。因此,取消“引誘”一詞,或是將“引誘”改為“指使”,這里的“指使”指教唆,屬于教唆范圍,盡管“指使”本身還以也不易界定,但至少不會把誘導性詢問也解釋到指引中去。

參考文獻
[1]. 斌. 試論律師執業豁免權.言東方律師事務所的BLOG.2007-09-11
[2].賀衛方.中國律師的時代使命.演講實錄
[3].王鋼懿.中國刑事辯護律師的“原罪”.法制日報.2004-04-15
[4].陳興良.辯護人妨害作證罪之引誘行為的研究――從張耀喜案切入.政法論壇.(5).2004
[5].秦平.律師偽證罪與律師豁免權. 法制日報.2004-04-15
[6].陳興良.辯護人妨害作證罪之引誘行為的研究――從張耀喜案切入.政法論壇.(5).2004
 
 
本文共分 1

分享到:

河南快3专家推荐